NBA

血极八荒 第五十六章 突破,上位血婴

2020-01-14 11:12: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血极八荒 第五十六章 突破,上位血婴

盘坐于悬崖边上,江绝双手结印,静静的恢复着体内的灵力。

周边的空气微微有些清凉,一股股略带着轻盈之意的风属性灵气在其身边凝聚,最终被吸入他的丹田。

虽然两种秘法的威力巨大,但是其耗费的灵力也是无比庞大。大约过了半个多时辰,江绝的睫毛微微有些颤动,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双眸显得有些神采奕奕。经过了五十多天的修炼,江绝不光秘法有所成就,就连修为都有了一丝增进。

经过江绝的查看,他应该是到了中位血婴的巅峰之境,离上位血婴只有一层纸的距离,就差一个契机将其捅破。

虽然用将近五十天的时间才进步这么一点点,但是江绝已经非常高兴了。毕竟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至于修为的增长则显得有些无足轻重了。

举目四望,江绝看了看碧绿的林海和脚下陡峭的悬崖,以及林海中心那片空白的地方。微微叹了一口气。“将近五十天了,也该离开这里了。”

挥了挥衣袖,将衣服上的褶皱抚平,江绝转身准备离开。“哗~”一阵强风从林海的另外一端吹来,掀起林海的“浪潮”。就和江绝第一次来这里所看到的一样,但是比其更加宏伟。

“哗~哗~”在狂风的强袭之下,一颗颗粗壮的百年古树止不住的晃动。此时,在江绝的眼里,一股绿色的波涛带着凶猛的气势朝着自己袭来。

在悬崖上修炼的五十多天里,江绝不止一次的看见过这种情况,但是今天的这股“波涛”则显得有些不太一样。

可能是因为修炼目标达到了,江绝卸去疲惫,整个人的心神都带着一丝放松。方才感受到不一样的感觉吧。

江绝负手而立站在悬崖边上,眼睛微眯眺望着拍打而来的”绿色波涛”。望着这自然界的奇观,江绝的内心深处突然产生了一丝小小的波动。

就好像一汪平静的潭水,突然从天空中滴落一滴雨水砸在水面。原本平静的水面因为这滴雨水,掀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

脑中猛的划过一道灵光。江绝的双眼暴睁,喉咙发出一声厉啸,他突然变身成为血族,拍打着双翅,朝着林海的另一端急掠而去。

“啪”碧绿的波涛带着强劲的狂风拍打在江绝的身体上。狂暴的风将江绝的脸拍的生疼。江绝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衣角在身后被风扯的沙沙作响。

没有理会这些,感受着狂风的席卷,此时江绝似乎有些变态的享受。

顶着怒吼的风浪,江绝艰难的飞到了林海的另一端。到达这里之后,江绝转过身背对着狂风。任由狂风拍打他的后背。

而此时的他却闭上了双眼,伸展开双臂,来享受风之力的席卷。一切都觉得那么诡异。

背后双翅自然张开,脚底银光闪烁,江绝闭着双眸,身体飘浮在林海之巅。狂风袭来,江绝的身躯便跟随着风的轨迹向前漂去。如同一张纸随风飘动。

感受着周边肆虐的狂风,领悟着天地间的自然之风。江绝的心神出现一丝恍然,他的灵台猛的闪过一丝明悟。

江绝就这样,静静的飘浮在林海之上,任由狂风吹动。他只是紧闭双眸,参悟这狂暴的风元素。

林海之上的风浪持续了半个多时辰方才结束。江绝脚踩在树巅,背后的翅膀微微扇动,保证他不会掉落。他的双眼还是紧闭,就这样呆呆地飘浮着。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江绝化身成为一尊雕像,一动不动。要不是背后的双翅一直在扇动,还以为他死了呢。

睫毛微颤,江绝缓缓睁开眼睛,双眼之中划过一道亮光。突然,江绝动了,左脚猛然踩向虚空,脚心银光乍现。“啪”一声爆裂传出,江绝化为黑色炮弹,划破空间。

和以往的风轻云淡不同。这一次,江绝浑身散发出一种暴虐的气息,就像刚才的狂风一样,狂暴、霸气!

带着不可一世的气势,江绝在林海之巅暴掠而过。速度尽然比最佳状态下还要快上一分。短短数秒的时间,江绝便奔向林海的另一端,整个林海之巅因为他的掠过,出现一道深约一米的痕迹。

再次移动,江绝出现在林海中心的空白地带。目光微动,选中一个方向。江绝便踏着银光冲了过去。

手爪zǐ红之光流转,他一路横推,比早上更快,更强!不一会儿,整片林海以中心为界限,一树木林立,一半则成了空白地带。

江绝并没有停下来,他双眸紧闭,仅靠灵台的那丝明悟,在空白地带不停的挥舞。

此时的江绝陷入了一种顿悟状态。原本放松的精神遇到狂暴的风浪,两者相遇,刹那间擦出灵感的火花。

要知道顿悟这种状态可不是一般人可以遇到了。普通人一辈子说不定都不会顿悟一次。运气固然占了一定的因素,但是也从侧面反映出了江绝的资质。

双爪寒光闪动,脚下银光闪烁。江绝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暴虐的气息。正是因为那股狂风,才使得江绝顿悟。

在过去五十多天的修炼当中,江绝一直注重着风的轻盈、柔和之意。虽然秘法小成,但是江绝总感觉欠缺着一丝什么东西。

最后的一段时间里江绝一直在思考这一问题。直至刚才,看到狂风肆虐林海,江绝顿时眼前一亮,茅塞顿开。他明白了自己所缺少的是什么。就是风的另外一面,狂暴、强大。

天地分阴阳,任何事物都有两面。就像人分善恶,兽分公母。风则是分为,狂暴、柔和。

之前江绝只领悟了风中的柔和之意,虽然现在感觉没有什么,但是这会限制秘法的修炼。如果不做突破的话,他永远不可能修炼到逐月之境。

江绝的这一次顿悟可以说是帮他解决了后顾之忧。只要江绝实战经验足够,那么他的秘法大成只是时间问题。

这一次顿悟大概持续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当江绝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太阳的射出阳光都已经不再耀眼。

望着惨不忍睹的林海,江绝的嘴角溢出一抹笑容,“没想到这一次的收获这么大。最多一两年,血族两本秘法我都将练至大成。”语句中透露出江绝强大的自信。

长呼一口气后,江绝盘坐于地面,双手熟练的结出修炼手印。来恢复体内消耗的灵力。

打坐调息,一呼一吸之间都蕴含着自然的规律。大量的灵气从林海上方汇聚而来,经过江绝的炼化,流入江绝的体内。体内的浊气在经过吐纳,排到体外。

半个小时之后,江绝的灵力已基本恢复。正当他准备结束打坐之时,他突然停住了。因为在他的感知之中出现了一丝拥堵。就好像有一堵墙在阻碍着灵力的增长。

这让江绝感到疑惑不解,“怎么会出现这种问题呢?难道是修炼《zǐ极魔功》时哪里出现了问题?”

正当江绝胡思乱想之时,另一个想法突兀的涌上心头,“难道是我触摸到了上位血婴的屏障?”这念头一出现,便挥之不去。江绝越想越觉得可能,越想就兴奋。

略带着一丝激动,江绝从丹田运转一丝灵力去触碰那堵”墙”。在江绝的感知当中,那堵墙厚重、结实,无法穿越。如同一座大山阻挡在那里。

江绝脸上的兴奋之色愈加浓厚,甚至涌上了一抹潮红。他现在可以确定,那堵墙绝对就是突破上位血婴的屏障!只要击碎它,就可以晋升至上位血婴。

强压着内心的激动,眼神微凝。原本已经放下的手掌再次结出修炼手印。丹田之中灵力运转,不断蓄势,争取一次攻破!

“轰”经过几分钟的蓄力,江绝认为已经达到了最佳状态,发动了攻势。

奔涌的灵力,宛如一条汹涌的河流,带着凶悍的气势冲向那道“墙”,“轰”两者相撞,汹涌的灵力被阻挡了回来。

强大的冲击力使江绝心神差点失手。身体一晃,他赶忙稳定心神,再次发动了攻击。

攻不过去属于正常情况,如果第一次攻击就冲破了屏障,反而就有问题了。

江绝连番攻击,短短两分钟他就攻击了四次之多。但是那到屏障就如同天埑一般,无法逾越。

高频率的攻击使江绝体内的灵力急速消耗。终于在第六次攻击被阻挡回来的时候,他体内的灵力告磬。不足以支持他发动第七次攻击。

感受到体内的情况,江绝的脸上闪过一丝焦急,“怎么办,这么好的机会,难道就要放弃?不,我不甘心!”

正当他束手无策的时候,一阵微风拂过,安抚他急躁的心情。感受到这股风,江绝顿时眼前一亮,“我怎么这么笨,这么简单的方法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呢。”

嘴角啄上一丝轻松的笑意,江绝手印变换,开始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而他的体内则依靠刚吸收来的灵力继续发动攻势。

此时的江绝就好像是一个转换机制一样,不停的将天地的的灵气转换为体内的灵力。虽然现在看起来一切都正常,但是江绝不知道,他已经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体内的灵力不断的得到补充,江绝改变了原来凶猛的攻击方式,换成了柔和攻击。灵力宛如溪流,连绵不绝,不断侵蚀厚实的“壁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时间的流逝,原本厚实的屏障开始出现了松动。又过了不知多少时间,“咔嚓”的一声,墙面似乎出现一丝裂缝。

这一声让本已经有些失望的江绝顿时精神一振。有了第一个裂缝,紧接着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没过多久,整个屏障之上已经布满裂痕,就像一个个用胶水沾起来地碎片,只要一用力就可以捅碎。

突破的喜悦已经话在了江绝的脸上,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但是,一分钟、两分钟......二十分钟,江绝依旧没有将其捅碎。

此时的他番然醒悟,这种方法是不可能完成突破的。自然之力始终不属于他,不能当成自己的力量来冲关。

可是已经到了这一步,让江绝放弃那是不可能的。眼神微闪,突然他的眼眸中射出两道凶光,“今天就是拼尽全力,也要突破!”

天地间的灵气突然开始紊乱起来,江绝开始全力吸收。此时的他像是一头发了情的公牛,只要是灵气照单全收。

疯狂的吸收,导致体内的经脉有些承受不住,开始肿胀。体表的毛细血管爆裂,脸上浮现狰狞之色。但是,江绝都没有理会。咬紧牙关,“冲!”

带着孤注一掷的气势,怀着宁可重伤的决心。江绝体内的灵力撞上屏障。“轰”,虽然疼痛。但是江绝的嘴角扬起欣慰的笑容,因为在这一刻,他突破了!

(ps:如果你喜欢本书,就将手中的海选票投给惊蛰吧!)

妇产科医院黄浦院区
广东省结核病控制中心
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泰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南充那家冶疗白殿风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