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玄门败家子 第三百五十二章 为娘好像来得不是时候

2020-01-14 09:42: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门败家子 第三百五十二章 为娘好像来得不是时候

“这一切,或许就是……天命吧……”

这番令人心碎的话语落下,楚天箫顿时狠狠紧握双拳,咬紧牙关,重哼道:“天命?我在帝苑之中便说过,我命由我不由天!至于你……慕流凌,你的命,归我,不归天!不要和我扯什么天命,此战,我定会让你取胜!绝对,绝对,绝对会做到!”

这番话语落下,慕流凌先是惊颤了一瞬,而后,脸上渐渐露出无比满足的神色,螓首下移,贴到了楚天箫的胸膛处,没有再说话,就这么静静看着楚天箫不断思索,神情数变……

“可恶!真命天子……临危爆种,爆种!你特么爆没完了是不是?为什么我都把你整成那样你居然还能蹦跶出来?哦!主角了不起吗?各种特权吗?我就不信了!我还就真不信了!”

“现在有什么办法……到底还有什么办法?”

“圣血?不行……这玩意不能见光,一旦见光,流凌依旧活不下来……那,还有什么可以逆转这种局面?可恶……可恶啊!!”

楚天箫只觉自穿越以来从来没有这么烦躁过,他看着慕流凌那张精致的小脸,突然之间,心底有一种无力感升了起来……

“为什么?”

“这个女孩到底做错了什么?就因为秦云是真命天子,她就活该卑躬屈膝?她就只能认命?为什么?退婚之后流凌明明努力到了那般地步,最后却依旧只能拼一个同归的机会……”

“不……不可以!我怎能让这个倔强可爱的女孩就这样香消玉殒?同归?他秦云也配?”

楚天箫一仰头,双拳紧握,直接吼了出来:“可恶!是不是当初我的选择根本就是错的?如果我在凶荒山脉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管,拼了一切也要直接杀掉秦云,现在会不会……会不会……”

“少主!”听到这声痛苦嘶吼,慕流凌只觉自己芳心都要碎了,连忙紧紧搂住了他:“求求您不要再想了……流凌这辈子能遇到少主,已是从没奢望过的幸运,今夜……今夜便让流凌侍奉您,好么?”

说着,慕流凌环住楚天箫的腰间,小脸上浮现出一片酡红,却不知哪来的勇气,低声续道:“少主,您……您什么都不要想了,就好好地宠爱流凌好么?流凌……流凌还未经人事,少主请千万怜,怜惜……”

这话越说越低,可她尽管害羞,小手仍在楚天箫腰间系带处动作着,糯糯道:“少主,流凌伺候您宽衣……”

这话落下,楚天箫脑中的思路顿时断了,只觉怀中暖玉生香,一股处子幽香扑面而来,饶是楚天箫一向定力极佳,此刻却也忍不住咽下了一口唾沫,只觉腹中如火在烧,全身上下似乎都涌动着某种冲动……

这个时候,夜深人静,佳人在怀,心事重重,那是不是可以抛开一切,尽情享受?

答案……是不行。

因为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吱呀声,而后,一道又惊又喜,还带三分戏谑的声音在后头响了起来……

“哎呀呀……为娘好像来得不是时候呢……”

此话落下,楚慕两人同时一颤,然后便见慕流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松开了楚天箫,玉手轻扬,挂在一旁的衣服便无风落下,将她全身上下重要处全部遮掩了去,只是……这样草草地穿衣,更显出一种心虚……

“娘?你,你怎么来了?”楚天箫最为惊愕,当他转身看到范氏那一副猫抓老鼠般的戏谑表情时,不知为何,浑身再度一颤,下意识地心虚了起来……

“嗯哼哼,为娘当然是因为听到了某些不正常的声响,所以才来看看的呀……”范氏渐渐勾起一抹笑意,“不过小箫箫你放心,为娘和你有天然的感应,所以呢,猜到你要做坏事,自然是把其他听到响动的人都拦下啦,所以呢,你可以尽情地做坏事,不用担心被人看见……怎样?为娘是不是很贴心?”

闻言,虽然对范氏的什么‘天然感应’完全不信,但楚天箫还是长长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也就是说除了您之外没有人……不对!您才是最大的麻烦!”

说着说着,楚天箫便露出了一副幡然醒悟的表情。

“娘你可不可以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范氏淡淡笑着:“小箫箫你说呢?”

“……算了,我认命了,您就说要怎样吧?”

此时,慕流凌已经穿戴完毕,怯生生地走了过来,低声道:“老夫人,您别怪少主,是流凌僭越,情不自禁就……”

“嗯哼?”没等慕流凌说完,范氏便拿出了一个玉盒,对着慕流凌打开,“来,流凌,先别说那些,挑一个看看。”

闻言,慕流凌微微一愣,就见眼前的玉盒中,有着各种精致的小玩意,比如扳指,玉镯,玉佩等等……只是无一例外地有些古旧……

“……娘,你又在搞什么鬼?”

范氏一剐楚天箫,说道:“小箫箫你连这都看不明白吗?为娘是在给儿媳传家宝呀!这是必要的仪式,你怎么连这点都忘了?”

慕流凌:“……”

楚天箫:“……”

闻言,全场石化。

“怎么了?为娘做得不对吗?”范氏一脸不解的表情,楚天箫按住了额头,说道:“娘啊,你就不能不闹吗?你这玉盒里所谓的传家宝都快上百了,您到底是想有多少个儿媳啊?”

“唔,那要看小箫箫最大能承受几个,这不关为娘的事啊……小箫箫你自己努力喽!照为娘的意思当然是越多越好啦……”

这话落下,楚天箫差点再度绝倒,慕流凌也是一脸呆愣不知所措,就见范氏随手取下了一对耳环,一只交给慕流凌,另一只交给楚天箫,然后欢喜一拍手,说道:“很好!这样订婚就成了!”

然后她便翻脸比翻书还快地拿出手帕,抹起了眼角的泪光:“呜……为娘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好开心,小箫箫终于长大成人了,呜,为娘的小孙孙终于指日可待了……呜……”

“……”

就在楚天箫将要抓狂的刹那,范氏又是一抹眼泪,然后从怀中取出一物道:“哦对了小箫箫,为娘此来还有一事,喏……这个给你。”

“这是?”

“呜……这是孩子他爹去京都前留的东西呦!说是如果有一天你遇到解决不了的难题,就撕开此物,不过……千万要确保周围只有自己一个人哦!”

这话落下,楚天箫顿时瞳孔一缩,手指在上头摩梭了一下,疑惑道:“娘,这么重要的东西您怎么到现在才给我?”

然后没等范氏回答,他便顿悟:“哦,一定是您又忘了对吧?”

范氏闻言一顿,而后便是抹起了泪花,‘伤心欲绝’道:“小箫箫居然怀疑为娘,呜……为娘不活了……”

“娘啊……您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算箫儿说错话了还不行吗……”

“那你愿不愿意道歉?”

“……我道歉。”

“那你愿不愿意弥补你的过失?”

“……我弥补还不行吗?”

“那你愿不愿意今夜就和儿媳一起酝酿为娘的小孙孙?”

“……我答……等会儿!?”

浏览阅读地址:

长春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效果好
上海中大医院可信吗
九江重点癫痫病医院
长治公立牛皮癣医院
淄博治疗早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