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创客行动助推乡村旅游转型升级区域动态中国

2019-07-08 14:13: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语: 再次,创意者和创意企业家是不同的概念。创意和创新的起点是一种构想,而创业必须生产出产品,且经受市场检验的商业运作。

  对于乡村而言,最为缺乏的旅游产品生产要素不是旅游资源、土地、劳动力,也不是资金,而是以人才为载体、以支持性社会环境为外围要素的创意资本。“创客”带给乡村的,不仅是知识和技术,还有理念和经验,以及资金和市场,这些都是乡村旅游资源转化、业态创新、产品升级的必备要素。

  □李庆雷李兴平

  一、“创客”的产生

  在国外,“创客”(Maker)一词始见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微观装配实验室发起的一项名为FabLab(“个人制造实验室”)的实验课题。该课题以创新为理念,以客户为中心,以个人设计、个人制造为核心内容,参与实验课题的学生被称为“创客”。

  2012年12月,美国《连线》杂志主编克里斯·安德森(ChrisAnder-son)敏锐地发现互联时代中创客将对制造业和社会发展带来巨大影响,于是撰写了《创客:新工业革命》一书。在该书中,安德森指出,接下来的十年将进入一个创客的时代,宣告了个体制造时代的到来,引领着再工业化的方向。数以百万计发明家和爱好者的集体潜力即将喷薄而出,使创客运动成为一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新浪潮。在创客运动中,人们使用数字桌面工具、运用 D打印技术设计新产品并制作出模型样品;形成在开源社区中分享设计成果、进行合作的习惯;使用桌面工具自行制造产品或者通过通用设计文件标准将设计成果传给制造商、进行开源制造,更好地保持小型化与全球化并存的能力。

  2015年 月,“创客”一词被写入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进入大众视野。同年12月,“创客”被《咬文嚼字》杂志评为年度“十大流行语”。与国外不同的是,国内的“创客”更多地出现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语境中,减少了“高科技”和“制造业”的色彩,扩大到“具有创新理念、进行自主创业”的人群。他们的“创新”可能体现在科技上,也可能体现在商业模式、文化创意或特殊技能上,从事的领域则涉及方方面面,从人脸识别、移动电商、广告宣传、物流快递到教育培训、线上洗衣、农产品销售、旅游接待……不一而足。基于此,我们可以把“创客”界定为“具有创新理念和能力、通过把各种创意转化为现实进行自主创业的人”,兼有创意阶层和自主创业者两种身份。一方面,他们属于创意经济先驱理查德·佛罗里达(RichardFlorida)所说的创意阶层,具有创新精神,注重工作独创性、个人意愿的表达以及对不断创新的渴求,与文化艺术、科技、经济各方面的事物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同时,他们又属于自主创业者,不受雇于其他人,而是主要依靠自己的资本、资源、信息、技术、经验以及其他因素创造财富,解决就业问题。

  二、“创客”在乡村旅游领域的早期实践

  在国内,引领乡村旅游创客潮流的是外籍人士、台商和艺术人士。生活经历和理念的不同,使他们向往乡村生活环境,加之自身拥有的创意才能,能够通过创业解决自身的生存问题。虽然这一模式在当时的进入门槛较高、不容易复制,但产生了不可忽视的思想启蒙作用,启发更多人思考新时期乡村的旅游价值。

  经历过大工业时代、生活理念相对超前的外国人,到中国旅行或工作生活时喜欢上某个乡村,从食宿接待开始,开启创业的征程。北京慕田峪和浙江莫干山的“洋家乐”、大理喜洲喜林苑和桂林阳朔格格树旅馆就是如此,美国人萨洋、南非人高天成就是外籍创客的代表。这里以萨洋为例加以分析。1986年,萨洋游览长城时第一次去慕田峪村。1996年的一天,在北京工作的他从村民手中租下了一栋屋子并改造成度假屋,每逢周末来此小住。2005年,萨洋将家从北京城搬到慕田峪,将废弃的小学改造为西餐厅。随后,他又租下附近北沟村因污染严重而遭废弃的琉璃瓦厂,改造成乡村酒店。经过努力,萨洋成为经营餐饮和住宿接待小微企业的微创新家。

  20世纪末期,部分台商开始进入大陆地区投资旅游产业,桂林的愚自乐园(1998年开业)、世外桃源景区(1999年开业)、乐满地主题公园(2000年开业)就是这股台商投资旅游潮流的产物。除了投资建设旅游酒店、主题公园之外,有些台商看好乡村休闲旅游的发展前景,实施自己的创业计划,丽江阿丹就是其中的代表。2001年,台湾知名的旅游纪念品生产设计商阿丹与朋友到丽江养病,回去后举家搬到了丽江,在拉市海边租地建立了“磐古创意公社”——瓦岗寨,作为以废旧木头重新设计做成家具的工作室。与此同时,在古城开设了一家名为“古灵精怪”的特色旅游商品店销售自己的产品。在丽江,阿丹依托原有的技能和工作基础成为旅游创意商品领域的代表人物。

  第三个引领乡村旅游创客运动潮流的群体是艺术人士。为了体验生活,寻找灵感与素材,更好地进行艺术创作,部分艺术人士离开喧嚣的都市,寻找自然环境独特、田园风光优美、文化底蕴深厚的乡村作为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大理洱海边的双廊就是艺术界创客发现并推动起来的乡村旅游地。让更多人发现双廊并驻足于此的,是以杨丽萍、赵青为代表的艺术家。这些艺术家的到来,让双廊因名人效应而变得更加出名,更具有文艺气息,更具有投资价值。艺术人士经营的客栈、创作过程和艺术品都成为旅游吸引物,吸引着大批游客前来观光休闲。国内其他城市周边早期产生的画家村也属于这个群体推动的。

  三、“创客”行动助推乡村旅游转型升级

  通常而言,乡村旅游是依托乡村生态、生产与生活“三生”,以农村、农业、农民“三农”为主体,开发观光、休闲、娱乐、度假活动的旅游形态。在乡村旅游发展的初级阶段,以农民为主体,借助自家庭院、农田、劳动力等已有资源开发的“吃农家饭、住农家屋、干农家活”产品满足了城市居民节假日休闲娱乐、返璞归真、怀旧思乡的需求,促进了农民增加收入、开阔视野、解放思想,对转移剩余劳动力、改变乡村面貌、优化产业结构起到了积极作用。随着旅游经验的积累、休闲需求的变化、产品供给的丰富,城市居民已经不再满足于“以吃农家饭”为代表的初级旅游产品,乡村旅游发展方式转型和产品升级换代迫在眉睫。与此同时,乡村旅游和休闲度假开发近年来成为投资热点。2015年,全国乡村旅游实际完成投资2612亿元,同比增长60%。

  旅游经济是创意经济,乡村旅游亦是如此。乡村及其一切事物,只有被赋予时代和旅游者需要的“意义”,方能产生吸引力、提升竞争力、延长生命力。在创意经济时代,最有价值的通货不是金钱,而是无形的、变动性极大的创意和知识产权,最重要的资本则是传统的会计方法无法核算的创意资本。对于乡村而言,最为缺乏的旅游产品生产要素不是旅游资源、土地、劳动力,也不是资金,而是以人才为载体、以支持性社会环境为外围要素的创意资本。创意资本的缺乏,制约着对旅游市场需求发展趋势的把握和与客源市场的对接,制约对资源类型及其功能的再发现,制约着乡村旅游资源向体验型深度旅游产品的转化。这容易造成一哄而上、盲目模仿、低价竞争、恶性循环的发展方式,导致乡村旅游产品同质化和严重老化,成为乡村旅游在自身体系内难以突破的瓶颈。

  “创客”的到来,实质上是经济学家熊彼特(JosephAloisSchumpeter)所说的“引入一种新的生产要素”,是创新的五种基本形式之一,会造成原来乡村旅游体系结构和功能的变化,改变原来发展主体单一、生产要素有限、单纯依靠既有资源的局面,促进乡村旅游发展方式的转型和产品升级。“创客”带给乡村的,不仅是知识和技术,还有理念和经验,以及资金和市场,这些都是乡村旅游资源转化、业态创新、产品升级的必备要素。以昆明市西山区团结街道为例,1999年第一家农家乐开门迎客后曾红火一时,在榜样的带动和政府的鼓励下,农家乐数量激增,但没过几年就因缺乏特色陷入困局,发展趋缓。近年来,随着一批创客的到来,连心青年旅舍、2018梦想公社、浪人特训营、征途真人CS、恋泥坊DIY陶艺吧、大团结民族文化创意产业孵化园等乡村旅游项目建成开业,使团结片区出现了国际青年旅舍、篝火晚会、旅游营地、拓展训练、野战游戏、陶器制作、开心农场、乡村音乐会、古乐器制作研习基地、民族文化大舞台、民族民间刺绣传习基地等项目、产品和业态。在其他地区,创客的出现有效地促进了乡村旅游活动内容日趋多样,参与体验性不断提高,文化内涵更加丰富,自我发展能力大大增强。

  去年,国务院办公厅在《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开展百万乡村旅游创客行动”。国家旅游局要求在三年时间内在全国创建100个乡村旅游创客示范基地,组织引导10000名大学生、返乡农民工、专业艺术人才、青年创业团队等各类“创客”投身乡村旅游发展。百村万人乡村旅游创客行动意在引导和支持大学毕业生、返乡农民工、城镇退休职工、艺术家、专业技术人员等通过开展乡村旅游实现自主创业,鼓励文化界、艺术界、科技界专业人员在有条件的乡村进行创作创业。这是促进创意资本向乡村流动、推进产品创新、解决人才瓶颈问题的战略举措,必将对实施大众创业就业战略、拓展就业创业空间、缓解城市就业压力、培育乡村创意资本、促进乡村旅游转型升级、推进城乡协调发展起到重要的促进作用。同时,随着乡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不断完善,互联缩短城乡在信息获取上的差距,加之乡村生态环境的比较优势,以及乡村旅游的发展前景,也为乡村旅游创客行动提供了基础条件。

  四、推进乡村旅游创客基地健康发展的建议

  乡村旅游创客基地是创客集聚度较高、创业类型较丰富的乡村旅游地,被誉为“乡村旅游创客创新创业的孵化器”、“发展特色乡村旅游的新高地”、“农村旅游扶贫的示范区”。推进乡村旅游创客基地建设、评选乡村旅游创客示范基地,是开展百万乡村旅游创客行动的重要措施,是推进旅游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具体行动。2015年8月,国家旅游局公布了首批“中国乡村旅游创客示范基地”名单,包括北京怀柔雁栖“不夜谷”、安徽黄山黎阳创客小镇、浙江莫干山国际乡村旅游(洋家乐)集聚区在内的20家单位入选,对乡村旅游创客基地建设起到了榜样作用。同时也应看到,部分乡村旅游创客(示范)基地还存在着外来创客数量不多、成功率不高、支持性环境不够、缺乏长效机制等值得重视的问题。乡村旅游创客基地的发展,必须遵循乡村旅游经济和创业创新的客观规律,防止拔苗助长、一哄而上。

  首先,乡村旅游创客基地是集乡村旅游提质增效、大众创业与万众创新、旅游扶贫模式创新等功能于一体的平台,也是新时期旅游产业发展中的新事物,应明确建设和管理标准,加强资源整合,以制度引领其健康发展。建议在认真研究、深入调研、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制定乡村旅游创客基地建设标准和乡村旅游创客示范基地评选细则,明确外来创客及其引领的新业态在整个基地从业人员和业态总体数量中所占的比重、管理机构和主体,为乡村旅游创客基地的建设、规划和管理指明具体的方向,避免出现乡村旅游创客基地名不副实的标签化现象。同时应有效整合国家旅游创业示范园创建、旅游“双创”服务平台、旅游创业创新扶持活动、旅游行业“万企百村”结对帮扶活动、乡村旅游扶贫模式试点、乡村旅游后备箱工程、“国家休闲示范乡村”旅游目的地建设、万名旅游英才计划的资源,形成合力,为乡村旅游创客基地建设提供更好的保障。

  其次,创客主要是依托个人资源进行创业,与企业相比具有灵活性强等优势,也具有经济实力、人力资源、市场信用等方面的不足。乡村旅游创客基地具有相应的基础条件,并不适用于所有的乡村旅游地,应按照突出重点、示范带动、循序渐进的原则进行规划和建设。建议选择环城游憩带、景区依托型特色村寨、旅游小镇周边乡村、大学城周边乡村等旅游资源、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客源市场较好的地区为重点,选择旅游商品开发、民居客栈(乡村酒店)、特色餐饮、票务代理、旅游服务、观光休闲农业等基本类型,开展乡村旅游创客基地试点建设,发现问题,探索解决之道,积累可推广的经验,探索具有借鉴价值的模式,时机成熟时再进行空间延伸和业务拓展。

  再次,创意者和创意企业家是不同的概念。创意和创新的起点是一种构想,而创业必须生产出产品,且经受市场检验的商业运作。约翰·霍金斯曾作出这样的论断:人类是具有创意的动物,但是,我们的创造力未必能永远导引出创造性产品。创意能否成功转化为创意产品并顺利经过市场检验,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这一过程具有较高的风险。建议收集整理全国各地乡村旅游创业人物事迹和创客基地建设经验,举办乡村旅游创业大赛,评选乡村旅游优秀创客,加强乡村旅游创客、基地之间的学习和交流,提高乡村旅游创业的成功率,加快乡村旅游业态创新,延长乡村旅游创客基地的生命力。

  最后,创意只有在相应的环境中才能显现出其价值,乡村旅游创意的孵化和商业化需要适宜的空气和土壤,否则就会胎死腹中或夭折。霍金斯还曾指出,如果(创意)要产生经济价值,还需要在可交易的产品中显示出来,而这又需要一个买卖活跃的市场,若干法律和契约方面的基础规则,以及达成合理交易的惯例。有鉴于此,建议结合乡村旅游创客和小微企业的实际情况,培育包容开放、支持创新的社会氛围,完善乡村旅游创业的政策保障体系,健全乡村旅游创客基地建设的激励、约束机制,探索创意保护机制和基地管理办法,解决乡村旅游创客在相关手续办理、贷款担保、项目用地、员工雇佣等方面的现实问题,免除乡村旅游创客的后顾之忧,促进基地的持续发展。

  (作者单位:云南师范大学旅游与地理科学学院,富民县文化体育广播电视旅游局)

  站部分内容如图片、文章来源于络,我们会尊重原作版权注明出处,但因数量庞大,会有个别图文未来得及注明,请见谅。若原作者有任何争议均可与站联系处理,一旦核实我们将立即纠正。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肠胃痛
肠易激综合征治疗
消化不良患者的食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