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代国那些年第三六九章盲眼明见下

2020-01-21 08:57: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代国那些年 第三六九章 盲眼明见(下)

(小提示,最近这两章我是借用的《冲虚经》……而且后边有一段也会借用……呵呵呵呵呵呵,明天出差。)

“你们听到了吗?”

被扶到马厩后,郎巴忽然扶着木栏,面现神往。

方才是看,现在是听。韩枫几乎第一时间就看向了郎巴的耳朵,生怕这长者又受了什么刺激,以至于做出更血腥的举动。

郎巴当然没有过激举措,他只是紧紧握着夜前边的木栏,用蒙着白布的面孔“直勾勾”地“看”着夜。

夜不安,连带着晓灼也不安。

一名中人知道夜的厉害,见这天马距离着瞎子不过咫尺之遥,而且目光颇为不善,忙好心拉了郎巴一把,说道:“大师还是离远些好。”

郎巴却摇了摇手,道:“你们是没听到啊。可我现在听得很清楚,这是夜,那是晓灼。”

他准确无误地指出了两匹马,让众人都觉诧异——虽然他在未瞎时常常流连于马厩中。

而郎巴这时最初的兴奋似乎已经渐渐过去,他终究是凡人身躯,剧烈的疼痛让他渐渐支撑不住,于是他扶着木栏缓缓坐下:“我……我……”他疼得浑身都发起了颤,话也说不明白了。

所幸,御医的药汤已经煎好。棕褐色的药汤泛着古怪的气味,离娿甚至连看一眼也不愿意,但郎巴接过瓷碗,一仰脖便将滚烫的一碗药全吞了下去。

“嘶……嘻……”滚烫药水从舌头上打着滚地经过,让他浑身为之一麻,而双眼的痛在这瞬间也减轻许多。这药除了止血清毒的作用以外,还有着极佳的镇痛疗效,以至于那被烫出许多大泡的舌头,此时也只觉得麻痒痒的。

郎巴腹中一暖,精神一震,他抬起了头来,虽然看不见眼前人,但他仍然面对着他们,仿佛在跟他们讲课。所有人都围站在他身前,明明高过他的头顶,但此时大家都觉得自己凭空仿佛矮了一头。

韩枫与清秋都见过这般阵仗,不由得对视一眼,目露诧异。

这是詹仲琦在山中受到智峰暗算时用的阵,彼时,他的实质仍是那个瘦小骨干的老头,但在众人眼中,他却如山如岳,不可逾越。虽然此刻的郎巴与那时的詹仲琦相比是小巫见大巫,然而此心相通,此理相同。

“他竟然真的精进了。”韩枫心中暗道,同时隐隐提起自己的气势,以免落在下风——面对詹仲琦,他或许没这个胆子,不过勘破过那识障之后的我障,对付眼前人,他已有十足把握。更重要的是,在这些外人面前,他万万不能被郎巴压过一头,哪怕郎巴大叔只是无心。

众人摄于郎巴气魄,不由自主都向韩枫身旁靠拢。在他们眼中,韩枫虽然没有郎巴那么高不可攀,但他却不可捉摸。若说郎巴为山,那么韩枫便是云。山高风大,风卷云起,他总是围着郎巴,缓缓而升,不急不慢。

而其他人,则无亚于云彩之下站在山脚的芸芸众生。他们往山顶看,以为那云便是山顶,却并不知道云层之上还有山,而也只有云,才能看到阳光之下,山的真容。

郎巴并不知眼前事,他只一心倾听背后马厩里的声音,随后娓娓道来:“马的呼吸声原来是大不相同的。普通马的呼吸声音粗重无序,马王的呼吸声音则绵长有力,你们先莫讲话,且细细听去。”

在场人面面相觑,没有什么人真的拿他说的话当正经话听,唯有韩枫与清秋二人上了心,然而清秋站在人群中,即便用尽全身气力,也只听到嘈杂的人们呼吸声,哪里能听到马的呼吸。

依旧是离娿敢问敢言:“大叔,我什么都听不到。我只听得到风吹过的声音,充其量听得见那马厩里的枯草摩擦声。就连我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见,您是怎么听见马的呼吸声?”

郎巴笑了笑,本来已经微微麻木的伤口因为他这一笑受到挤压,又变得有些刺痛。他“嘶”得倒吸了口凉气,道:“傻丫头,我并不是用耳朵听的,而是用我的腿在听。”

他此刻盘腿坐在地上,双腿都跟大地相接,与常人的腿并没有什么差别。离娿愣愣地看了一眼,又看向了韩枫,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像是连她自己到了这时也不得不承认,郎巴疯了。

但韩枫却明白郎巴的意思,甚至他深切地体悟着他所说的话。在苍梧之林为了救离娿时,他曾经用手“看”过,他的手放在地上,然后他就觉得自己看到了手上能够感受到的一切,每一根毛发都变成了他的眼睛,甚至连与手相接触的大地,也成为了他的眼睛。

大地连起了一起,郎巴坐在地上,马儿站在地上,而这棕褐色的土地,便把它们连成了一体。在这个一体的世界之中,不仅大地是郎巴的耳朵。甚至连那马自身,也成为了他的耳朵。

他并不需要听,他只需要放松感受,感受马的一呼一吸,感受它鼻翼的扇动。

这虽是最轻微的颤动,但在如今的郎巴感受之中,他就仿佛坐在一个充满了羽毛的垫子上,他飘在空中,风吹着那垫子一起一落、一起一落……而他也随之起起伏伏,飘飘荡荡……

这种奇妙的感觉,或许唯有同样破过障的韩枫能够明白。

韩枫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他也站在地上,他相信,此时的郎巴能明白他明白。

果不其然,郎巴对着他所站的方向温然一笑,那笑容欣慰至极。随后,郎巴不再跟离娿解释,只继续讲了下去:“晓灼便是马王,但是夜的呼吸,却又与它不同。”

清秋问道:“如何不同?”

郎巴并未来得及开口,韩枫已经答了出来:“晓灼的呼吸绵长有力,有序可循;但夜的呼吸却时而绵长,时而急促,时而无声又无息,全无规律可言。”

“正是。”郎巴点了点头,“是那风在天马的图上吹过,我才知道老王爷是让我以气息来辨识天下马。我眼睛虽盲,但从此以后,一身皆眼,要这眼睛又有何用?不要,又有何缺?”

本书读者群:

汝城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华山医院在线挂号
邯郸专门治男科医院
亳州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珠海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