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我老婆是太古冥王 第6章 冥王是吃货

2020-01-13 22:20: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老婆是太古冥王 第6章 冥王是吃货

又连续叫来好几次外卖,这才好不容易把王幂这小吃货给应付完。

也不知道这小丫头的肚子是什么做的,吃了那么多东西,怕是五个成年大汉都吃不完,她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秦风更是看得出来,她压根都没吃够,若不是害怕吓到秦雅和秦母,怕是再多来一些她都能吃完。

应付完这小丫头,秦母和秦雅交代了两句,准备一番也就休息了。而秦风则和小丫头来到楼顶上。

之前还一副小吃货,满脸呆萌的小丫头,摇身一变,背负双手站在房顶,那背影虽然娇小,却给人一种披靡天下的感觉。

这变化之快,让秦风不禁咂舌:“我说我是该叫你冥王大人呢,还是该叫你小幂啊。你对人能不能别那么大差距啊?”

小丫头缓缓转身,脸上闪过一抹冷笑,道:“当然可以,若是你不介意,我可以杀了你母亲和妹妹,也不用伪装这么辛苦!”

秦风闻言,脸色一变,立即嘿嘿笑道:“嘿嘿,那个小姑奶奶,我就只是在开个玩笑而已,何必这么认真!你放心,你要的东西,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帮你找到!”

小丫头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皱:“那东西要是这么容易得到,我也不用找你了。从今天开始,我会先想办法帮你变强,早日成为这个世界之主,到时候再帮我把那东西取来吧!”

秦风瞬间瞪大了眼睛,嘴巴张的都快能塞进一个恐龙蛋:“世界之主?小姑奶奶,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小丫头淡淡的看他一眼:“很难么?虽然这个世界有天道法则限制,但有本座帮你,若是连一个世界都掌控不住,本座要你何用!”

说着,她话锋一转,道:“刚才你应该使用过死神之手了吧?以后死神之手尽量少使用一些,这只是一种神通,不可当做功法使用,留待关键时刻救你一命。死神之手中现在蕴含的是我几滴血的力量,一旦消耗过多,威力自然下降。若想要威力更上一层楼,你就必须多吞噬一些天地阴煞之气。这是两部修炼功法。一部用以修炼死神之手,一部用以提升修为。”

话音落下,小丫头凌空一点,两道印记顿时打入秦风脑海中。

秦风顿觉脑海一阵刺痛,无数信息涌现而出,赫然便是两部高深莫测的功法。

等他回过神时,小丫头早就已经离开,消失不见。

秦风无语,但随即心中便是无尽狂喜。

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走了狗屎运了。相对于无极剑步和死神之手,冥王这次赐给他的才是真正宝物啊。修炼之法,一旦潜心修炼,未来甚至可以成仙成神,长生不死,到时候什么金钱美女权利,想要什么有什么。

仅只是想想,秦风就感觉自己热血沸腾,有些迫不及待了。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秦风在冥王的教导下正式开始修炼,一开始还感觉不到什么,但渐渐的,他凭借小丫头的独创功法冥王决,已经逐渐开始感应到了天地间的生死之力,然后纳入体内,让他有一种玄妙的感觉,身体开始慢慢被强化,以致他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身体里有股永远使不完的力量。

与此同时,有了冥王决作为基础,他也开启了吸纳阴煞之气的模式,让他的死神之手更上一层楼。唯一遗憾的是,按照冥王的说法,东陵市这边的阴煞之气相当稀薄,要想真正稳固和提升死神之手大神通,还得寻访天下,寻找到阴煞之气浓郁的‘风水宝地’。

……

这天晚上,一座巷子里,一道身影腾转挪移,飞檐走壁,宛如剑光纵横,轻盈无比。

在不远处有一座高达十层的大楼,这身影忽然脚下一动,直冲而上。双脚四处借力,如履平地,直冲霄汉,来到大楼顶端。随即一跃而下,似天外来客。双腿左点右转,最终稳稳停在地上。

这一幕倘若让别人看见,必然要惊为天人。十层楼的高度摔下来还不死,那简直就是现代版的超人。

秦风伸手抹去头上的细汗,嘴角带起一丝笑容,低声道:“无极剑步略有小成就如此牛逼,要是我修炼到终极境界,岂不是真的可以飞天遁地了么?玛德,要真到那一天,飞机大炮老子我还怕个叼啊?”

想着,他又不禁开始yy起来了。

许久之后,这才赶回家中。但刚到门口,却见不远处一道身影竟然在哪里来来的走着,似乎在等待谁一样。

秦风眉头一皱,认出此人,正是德哥。

德哥见到他,急忙小跑而来,点头哈腰,眼中尽是恭敬之色,道:“秦少!”

秦风目光淡然的看着他,声音平淡道:“有事?”

德哥浑身一颤,眼中带着惊惧之色,急忙道:“秦少不要误会,这两天我一直处理我大哥的善后事宜,还有他的安保公司,所以来的有点晚,还望秦少恕罪!”

秦风冷哼一声,面无表情道:“这是你的事,与我何干?”

德哥闻言,立刻在秦风面前跪下来,举手发誓道:“我宋阿德发誓,从今日起,誓死跟随秦少,绝无二心。只要是秦少吩咐的事情,我阿德就算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秦风的眼神微眯,冷冷的看着他,半晌没说话。

宋阿德脑门上顿时冒出细细冷汗,心惊胆颤的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秦风自然看得出来此人不堪大用,但现在他还没有绝对的实力去应付更多更大的麻烦,只能继续保持低调。

如果这宋阿德能为自己所用,倒也是一个不错的法子,至少可以让他派人保护小妹和母亲的人身安全,也可以让他给自己跑跑腿。

“你可是真心想要诚服于我?”

“若有半句假话,愿天打雷劈!”

“很好,既然如此,我可以给你个一个机会,日后倘若胆敢有二心,我必让你生不如死!”

阿德欣喜若狂,急忙点头,道:“秦少请放心,我保证绝无二心。另外,这次的事情全都是那陈宽指示的,我已经安排下去,明天就让兄弟们去把他宰了,算我交给秦少的投名状!”

秦风微微一愣,倒是没想到这家伙会这么狠。

摆摆手,秦风道:“算了,让你手底下的人给我老实一点,不要给我惹麻烦,我留着你们还有用。至于那家伙,把地址告诉我,我亲自去会会他!”

对秦风来说,陈宽一日不解决,终究是个祸患。接下来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没那么多闲工夫搭理他,倘若一直防备着他,不知道要防备到什么时候。

得到陈宽所在地址,秦风打发走了阿德,回家后吃过晚饭便开始打坐继续修炼。

次日一早,秦风悄无声息出门,只身赶往市医院,来到医院住院部七楼,在一套贵宾病房不远处驻足。

那病房门口,站着八个身着西装革履,一身彪悍之气的保镖。

秦风眼睛微微一眯,显然一顿暴打,加上刘韬和阿德被自己解决,已经把陈宽给吓怕了,防备竟然如此森严。

这是医院,要是直接冲上去解决了这些人,再去弄死陈少,必然会引起警方怀疑,到时胡说不定还要惹来一大堆麻烦,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犹豫一番,秦风来到洗手间,从洗手间的窗口翻出,如履平地般站在七楼楼层的外墙上,然后闲庭信步般悄无声息的攀爬到陈宽所在贵宾房的窗外。

刚到窗口,他就听到里面陈宽如野兽般的愤怒咆哮。

“废物,一群废物,竟然连一个秦风都解决不了!要他们何用?”

“秦风,我一定会杀了你的,我还要你全家都给你陪葬!”双手被纱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陈宽如发了疯般在病房里东踢西踹,不仅砸碎了好多东西,连几个看护他的女护士也遭了他的毒手,被他连番踹倒在地,疼得都站不起来,偏偏又不敢发怒,只好小心翼翼的偷偷逃出了病房。

窗外,秦风眼中闪过一抹浓浓杀机。

在陈宽大闹一番,气喘吁吁的躺会病床上时,他猛然翻身窜进了房中。

陈宽大吃一惊,看到来人是秦风,脸色更是急剧一变,完全来不及去思考这厮怎么会从七层楼高的窗户爬进来,张嘴就想大声叫人。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不等他喊出口,秦风的手已然掐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要是敢废话半句,我立刻杀了你!”秦风充满杀气的眼神冷冷盯着他,恶狠狠道。

早已见识过秦风凶残手段的陈宽脸色一白,满心惊惧不已,浑身瑟瑟发抖。

秦风冷哼一声,骤然一把提起他的衣领将他拎到窗前,使他大半个身子悬空在七层楼外的半空中。

此刻只要秦风一放手,他立刻就会摔下去,瞬间变得一滩肉泥。

陈宽登时吓的脸色惨白,咝的一声,竟然被当场吓尿了,刺鼻的尿骚味充斥在空气中。

秦风厌恶的扫了他一眼,讥讽道:“呵呵,原来你也知道什么叫害怕?刚才你不是还叫嚣着说要弄死我么?怎么现在突然就变得这么没种了?”

“你说,如果我现在突然松手的话,你会变成什么样?”秦风笑眯眯的看着他。

陈宽可没那铁骨铮铮视死如归的骨气,一听这话,登时就吓的魂飞魄散,连忙哭丧着脸哀求道:“别,千万别放手!我还年轻,还不想死!只要你肯放过我这一次,不管你提什么条件,想要什么,我全部通通都答应!”

“迟了!”

秦风冷笑,双目一厉,顿时放手。

“啊……”

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瞬间响彻天地!

外面的打手听到房中动静,吃了一惊,连忙摔门冲进来。

可惜,等他们进来时,房间里面早已空无一人。秦风早已先他们一步从窗户一跃跳了下去。

上海中大医院张群
大庆油田总医院集团南区医院
长沙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深圳哪里看妇科好
锦州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