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天狱之崛起 第62章 偏执

2019-10-15 21:27: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狱之崛起 第62章 偏执

巨大的圆形比斗场安静下来,数万人的目光齐齐看向场中那挺拔的身躯。

面对这种注目,比斗台上的史纹龙却满脸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进入战斗状态的他确实有种别样的魅力。

片刻后,黑狱的侯战区中走出一人,纵身跳上比斗台。

“真羽!”史纹龙低沉的声音携带着深深的恨意。

这个叫做真羽的人看上去有些瘦弱,脸上略带着歉疚,显得很无奈。“史纹龙,我是军人,不得不奉命行事!在你而言,我杀了程风,你要杀我报仇,可在我而言,不过是执行自己的任务。事实上我已经在前面两轮尽可能手下留情,可军令如山,我没有办法,今天的新命令是务必要把你击倒!你认输吧!他们还不想杀你,必杀令是争对李洛!”

史纹龙默然,青色的虎形劲气爆发,蒸腾的战意回答了对方的话。

目视着这一幕,真羽摇摇头。

“我说过,以你现在的天虎劲打不过我!”

伴随着话音,他缓步走向史纹龙,湛蓝色劲气喷薄而出,形如一只开屏的孔雀。

两人气势迅速攀升!

“嗖!”

最终还是史纹龙率先撑不下去,身形一跃而起,双拳在短短时间内连续挥出。

“天崩虎裂拳!”

“孔雀明王拳!”真羽迅速还击,他的蓝色劲气中似乎还带着神秘的秘力。

两人都是真正的高手,虽然境界还处于人级黄金阶,可都已经具备强者之势,那弥漫的重重拳影,高速的起纵横飞,让看台上的人类勇士爆发出震耳的欢呼声,非常亢奋。

李洛在候战区静静端坐,默然无语。

他感受到了压力,那个真羽非常强,比史纹龙还强上三分,如果换做好些天前,他还处于人级白银阶时绝对不是对手,实力很悬殊。至于现在…………他自己也搞不太清楚!

旁边的右京似乎注意到他沉重的心情。

“李洛,这个真羽是黑狱训练营学员中的最强者,境界在人级黄金阶巅峰,以他的资质,只要活下去,踏入天级应该很容易,将来必定又是一个强者。”

“他练的是什么功法,总感觉怪怪的!”李洛问说。

“他练的是孔雀明王功,传世功法,究竟处于什么等级还不知道,自发现以来就定位为天级黄金阶。你觉得怪,那是因为这孔雀明王功不但威力惊人,更带着古怪的秘力,具有穿透和消融对方力量的效果。”

李洛更加疑惑:“为什么作为学员,他能得到这么高级的功法?”

“这功法是他家祖传的!”

“祖传?”

“嗯!他的身份很神秘,应该来自某个神秘的隐门!”

“隐门究竟是什么?”

“隐门就是一些传承久远,但却始终生活在某些秘境中的门派或者族群,他们知道关于这个世界的更多秘密。”

听到这里,李洛感觉这个世界真的太大了,想起以前,真觉得就好像是井底之蛙。

“史纹龙要败了!”右京轻轻叹息。

李洛回头一看,只见比斗台上的形势已经大幅改变,史纹龙完全被压制,连外放劲气的青虎形态都有些不稳。

“李洛,刚才那个胖子教官交给你的东西,你一定要带在身上!”右京再度出声。

“嗯?”李洛愕然,没想到右京上将好像什么都知道。

压在他心中的疑惑也变得更多,想了想,忍不住追问:“将军,胖子教官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这可是稀世珍宝!”

“我刚才问过强尼,这是他家祖传的,你不用多问,好好戴着,等下你上场就尽全力打,史纹龙虽然败,但真羽也没多少气力,你尽全力将他击败,但下一个上场的人你恐怕打不过,必要时就用胖子教官那东西把他干掉,他必须死!”右京上将随口道。

李洛隐隐有种感觉,自己似乎笼罩在某个阴谋中,好像很多东西都被算计着。

“将军,下一个上场的人是谁,为什么一定要干掉?”

“他叫令狐明禅,令狐家年轻一代中战力排名第四,也是最坏、最狠的小家伙,无恶不作!不是你杀他,那么就是他杀你,你没有选择!”右京上将话音很平静,可总让李洛觉得似乎还有什么东西,甚至他感觉自从刚才右京与强尼单独离开片刻后,右京上将整个人的态度和情绪都变了。

可现在想这些也无法得出个所以然,随着右京上将不再作声,他也将目光再度转向比斗台。

此时的场中,史纹龙已经嘴角渗血,真羽的拳劲接二连三攻击到他的身躯。

主席台侧面的史无敌也看到了,可眼神却很冷漠。

“嘭!”

真羽的重拳击破史纹龙最后的护身劲气,把他狠狠从半空砸到地上,在特殊材质构成的坚硬地面砸出浅浅的坑。

史纹龙尝试着站起来,但使不上力,刚撑起个头便再度扑倒!

可他没有放弃,英俊的面容带着难以言喻的坚强,一点点尝试起身,明亮的眼睛有些散失焦距,但那种执着仍旧存在。

真羽站在它身旁不远,喘着粗气,静静的看着。

“史纹龙,放弃吧!”

“不!我还没死!”史纹龙虚弱的说着。

“你何苦呢?”真羽叹口气。

短暂的停歇似乎让史纹龙再度凝聚起力量,他徐徐起身,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躯,正面迎向自己的对手。

“在我死以前,我仍旧要报仇,仍旧要保护我的队友!”

“你是疯子吗?”真羽难以理解。“听说你与那李洛并不和,甚至还有仇?”

“可他现在是我的战友,虽然是迫于无奈,但这就是事实!”史纹龙偏执的说。

“你真是个可悲的人!”真羽似乎有些明白了,他想起从别处听说过的史纹龙过往,渐渐觉得史纹龙近乎偏执的疯狂,其实更像是对命运的反抗,是对内心矛盾的斗争。

仇恨、缺爱、毁灭、暴躁等负面情绪与他坚强、善良、理智的正面情绪在进行激烈碰撞,两者都太过强烈,从而逼得史纹龙强行在其中寻找一个平衡,最终表现出来的行为在常人眼中就是近乎神经质。

许久后,真羽深吸几口气,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下比斗台。

“我不和你打!”

“真羽!!!”史纹龙愤怒大吼:“我不需要你怜悯!”

真羽脚步一顿,淡淡的说:“我没有怜悯你,只是实在找不到战斗的理由,反正军令只是击倒你,现在你已经没有再战的力气,任务已经完成,这场该死的比武真没有半点意义,我更期待与你单独一战,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纯粹的为武而战!”

说完这句话,真羽直接纵身跳下比斗台,大声喊道:“我认输!”

两人在比武台上的对话,那些看台上的人听不到,但坐在候战区的人却听得很清楚。

炼狱这边鸦雀无声,低调的暗狱那边则是什么反应都没有,暗狱目前积分排第一,但既没有参与打压炼狱的争斗,也基本没有在私下发声,来自那边的人员几乎都是独来独往,显得很神秘。

至于真羽本人所在的黑狱,同样很沉默,坐在候战区的那些人听到了所有对话,明显很不爽他,可似乎又没人敢公然指责,就连安静端坐的红衣上将姬广也一动不动,什么都没有表示。

这里本是黑狱的主场,看台上的人几乎都是黑狱的学员或者军士

,他们听不到比斗场内的对话,但却听到了真羽大声认输的喊声,全部陷入茫然不解。

唯独地狱训练营所在的候战区很喧哗,他们与黑狱联合打压炼狱,那几个参赛学员对于真羽这样做明显很不满,隐有咒骂声。不过他们的情绪很快就被史无敌安抚下去,史无敌从总部调到地狱训练营,不但是此次挑战赛的组织负责人,同时还是地狱训练营的领队。

很快,主席台那边认可了真羽认输的举动,宣布第二轮开始。

黑狱的候战区随之冲出一人,迫不及待就飞身纵上比斗台,脸上笑容极其阴险。

“史纹龙,真羽没杀你真好,我正愁怎么讨姑姑欢心,杀了你,她肯定很高兴!你也真是不识好歹,非要与史家对着干,这下好了,他们放弃你了,再没人管你,你比你那个死鬼弟弟愚蠢多了,至少他知道投靠史家,虽然最终没起什么作用,但至少死了,史家还会为他报仇!”

史纹龙恨得咬紧牙关:“令狐明禅,你有种的怎么不在真羽之前上来?”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笨?现在杀你多简单?虽然史家没有下令杀你,但也不会再管你,杀了白杀!”

“你和你姑姑那个婊子一样,都是贱人!”史纹龙眼中的怒火已经燃烧到极致。

令狐明禅满不在乎,无所谓的说:“你爱骂就骂个够,反正你也要死了,等你骂够了,我再慢慢弄死你,然后等会儿还可以玩死那个什么李洛!”

两人在台上的对话让李洛都听不下去了,早就沸腾的血液迫使他猛然起身,对着台上大喊:“史纹龙,下来!”

芜湖整形美容费用
湖南白癜风好的医院
丽江治疗宫颈炎费用
芜湖整形美容手术
湖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