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逍遥红尘仙 第一百二十章 世间第一滴圣水

2020-01-14 12:35: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红尘仙 第一百二十章 世间第一滴圣水

深蓝的光华聚拢,形成一道朦胧的影子,这是一道虚无的人影,他没有五官,形体亦在不断地蠕动,状若缥缈的魂灵,却拥有强大无匹的战力。

虚影在无声地低吼,它径直冲来,结结实实地与李风扬碰撞。

“砰!”李风扬双手交叉,护在身前。下一刻,他只觉一股带着极度冰寒之力的巨大冲击顺着手臂,延伸到全身,使得他猛地崩飞开去,重重地撞在岩壁上。

乱石崩塌,李风扬嵌进岩壁,且被一层厚厚的坚冰束缚,动弹不得。

“这是什么怪物,好可怕的战力!”李风扬骇道,催动焱焰燃体,熊熊烈焰融化坚冰,他揉着酥麻的手臂,从岩壁中爬出来,望着虚影,面色凝重地仿佛要滴出水来。

“砰!”音爆声响彻,虚影如光似电,刹那间杀来,它贴近李风扬,双拳蓦地化作磨盘一般大,高高举起,砸向李风扬的头颅。

“那就来战吧!”战火汹涌,李风扬怒喝一声,他不退反进,同样轰拳,烈焰重拳!

水火难容,烈火与寒水的力量先天相互克制,李风扬与虚影剧烈碰撞,再次被轰进岩壁,而虚影却不过是后退了十余步。

“它的水之力,比我的火之力,要更强一筹!”李风扬暗道。

“再来!”他率先冲起,双眸中绽放出七彩霞光,“让我来看看,你这怪物的弱点在哪里,破!”

万花筒般的光华荡漾而出,李风扬瞪大了眼睛,四周的一切在他眼中都变得支离破碎,化为纵横交错的点、线、面,重叠的点,相交的线和断裂的面都是弱点的位置。

然而当李风扬扫向虚影的时候却惊骇地发现,他看到的依旧只是一片蠕动着的朦胧影子。

“没有弱点?怎么可能!”李风扬试探性地发出灵魂攻击。双眸中的彩光消散,眸光三转,取而代之的是深如黑洞般的光华,李风扬直视虚影,他的眼眸里飞出两柄梦幻般的小剑,刺向虚影的头颅。

梦幻小剑并非有形之质,而是由灵魂力量熔炼而成的,然而小剑竟然直接穿透了虚影,并未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虚影亦不过微微一顿,便若无其事地继续杀来。

“无视灵魂攻击,抑或…没有灵魂?”

李风扬骇然之际,虚影已再次临身,磨盘般的拳头,连连轰砸。

“真当我是泥捏的不成?”对拼数十记后,李风扬气血沸腾,也被打出了火气,战火熊熊,他的气势猛然拔高,体表的烈焰凝出一道道玄奥的符文。

九道符文短暂的定住了虚空,使得虚影的动作骤然停顿,李风扬以掌代刀,高喝一声,力劈而下。

“断罡之力,逍遥!”

“轰轰轰……”一掌劈落,虚影的体内一连响起九道爆鸣,“砰”地一声,它崩碎开来,散作无尽深蓝之光。

然而李风扬心中的危机感更深了,深蓝的光芒并未化为虚无,反而在半空上凝出一个人形的光球。蓝的寒潭之水激荡,近半的潭水忽地冲起,倒灌到空中,与人形光球相互融合。

虚影再现,他仍然没有五官,形体却不再蠕动,变得凝实得多,战力也愈加强大。

“不死之体吗?你究竟是谁?”李风扬大声喝问道,他目中闪烁着精光,只觉此时的虚影,多了几分灵动。

虚影不答,他在半空中重重一踏,使得整片虚空都荡漾出点点涟漪,他如一柄锋利的长矛,径直杀奔李风扬。

“我能打碎你一次,就能打碎第二次,即便是不死之体,那又如何!断罡之力,逍遥!”

“杀!”爆喝声中,李风扬竭尽全力,携燃我之力,以逍遥式大战虚影。虚空轰轰作响,寒潭之水激荡,四溢的罡风深处,李风扬时而如鹰击长空,时而又似猛虎出林,他打出了真火,硬生生扛了虚影一击,抓住它攻击的空隙,将虚影撕成碎片。

但虚影依旧不死,借助潭水复活,如机械般,不知疲倦地杀向李风扬。

“…纵是我死,也要拉你…一同踏上归路……”这一次,李风扬听到了虚影的话语声,但这似乎不是对他说的,更像是一句无意识的执着呓语。

一人一影大战,李风扬不知崩碎了虚影多少次,但虚影是光与水的结合体,一旦崩碎,很快便会重新复生,且愈战愈勇。

扫视不知是第几次冲来的虚影,李风扬微微喘气,将目光投注到蓝色的寒潭上,低喝道:“我倒要试试,若没了这些潭水,你的不死之身可还管用?”

李风扬并未施展焱焰燃体,他的火之力比虚影的水之力稍逊一筹,他施展的是水行灵体,他要操控寒潭之水!

带着些许梦幻色彩的蓝白之光绽放,李风扬的身体逐渐地透明,他化为一股人形的清流。

杀奔而来的虚影骤然一顿,它停在李风扬身前,不再动弹,虚影虽然没有五官,李风扬却仿佛分明地看到了它迷惘而激动的模样。

“你是谁,我的……后人吗?”沙哑而低沉的话语像是自心间回荡开来,施展水行灵体后,李风扬骇然地发现,此时此刻自己与虚影的本源力量,竟是如出一辙。

这具虚影,是一尊逝去的水行灵体!

“巅峰水行灵体,死后身化汪洋,永恒不朽!大成水行灵体,则可化作湖泊,从头再来!那……”李风扬不由自主地望向蓝色的寒潭,这不是一尊普通的水行灵体,它可是一尊几近大成的水行灵体啊!

水行灵体几近大成之后,足可翻江倒海,上腾苍穹千万里,直击星辰,拥有几乎无敌的战力。可如今却有这样一尊强大的水行灵体,死在无名的深渊洞穴中,它已经逝去了许久许久,曾经的力量消失殆尽,万不存一。

李风扬心中颇感侥幸,若是虚影还保存着些许力量,只需轻轻一触,就足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当年的大战…好可怕!所有人都战死了,只有他……活了下来,我也死了吗……我是谁?”虚影迷茫地呓语,它的声音回荡在深渊洞穴中,充满了浓浓的萧索意味。

李风扬只觉心中酸楚,他与虚影的力量相契合,能够感受到它无尽的悲伤,他忍不住大吼道:“你是水行灵体,几近大成的水行灵体!”

“水行灵体,好熟悉的称呼……”虚影喃喃,它蓦地仰天长啸,“不,我是天生地养的圣水,世间第一滴水!”

“世间的第一滴圣水?”李风扬震撼地说不出话来,虚影地来头远比他想象之中的要大得多,可怕得吓人,再看寒潭,李风扬才依稀分辨出潭水中蕴含着惊天伟力,每一滴都深沉如海。

“莫非水行灵体的修行之法,就是仿照它而创的?”李风扬注视着虚影,心中想道,“世间第一滴圣水,该有多么的恐怖,但它依旧逝去了,究竟是谁,将它埋葬于此?”

寒潭之水,尽数涌来,与虚影的身影融合,它凝实到了极点,气势更是飞快攀升,转眼间那股如山川大海般的气息便让李风扬压抑地说不出话来,仿佛是臣子遇到了至高无上的帝皇。

虚影依旧没有五官,它是一弯深沉的流水,虽然没有眼眸,但李风扬却分明地感受到虚影在注视着自己,他的心间,回荡起虚影的话语声:“我的后人,是你,唤醒了我吗?”

“沉睡万载,不知我是否还赶得上那场旷世大战,我虽死,但也要尽最后一份力量!”虚影仰头道,隔着黝黑的岩壁,它仿佛看穿了虚空,目光直达九天之上。

“前辈,当年的大战是什么,旷世大战又在何方?”李风扬不由自主地问道。

“你还太弱小,知道的太多反而不好,等成长到相应的高度时,你自会明白一切,后人啊,未来是属于你们的,而我,再也看不到了!”虚影喟然长叹。

“圣魂不息,我心不死,希望还赶得及吧,我还有最后一战的力量!”虚影长啸,它打出一道深蓝色的光束,击穿了岩壁,冲天而去。

“前辈!前辈!”李风扬跟在后面大喊着,他升起难以言喻的哀伤之情,他的脑海里不禁回荡起一句话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今我往矣,舍身成功,杀身成仁!”

世间第一滴圣水化身虚影,打穿通道,在刹那间远去,却有三枚深蓝色的晶体从天而降,落到李风扬的手中。每一枚晶体都有拇指般大小,蕴含着冰寒的水之力,这是虚影力量的结晶,也是它遗留的最后馈赠。

“后人啊,未来就在脚下,我期待能与你并肩,但我可能,等不到了……”话语声回荡,李风扬小心翼翼地将蓝晶收好,走向寒潭。

寒潭之中再无流水,但那些游鱼却留了下来,无力地蹦跶着,既然潭水是世间的第一滴圣水所化,那生活在水中的游鱼,会有多大的来头?

李风扬目中精光四闪,他一步步走过去,然而寒潭里的游鱼却忽地如泡沫般散开,霎时消失,没有留下丁点痕迹。

李风扬悚然一惊,只觉又是一场惊天迷局,朝着自己,笼罩而来!

西宁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阳江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nk细胞疗法北联NK细胞免疫疗法
榆林癫痫病在线咨询
绍兴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